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阳光电源的隐忧:百亿营收下应收账款高悬

2022-10-23 12:13:37 144

摘要:来源:中国经营报本报记者张英英吴可仲北京报道“公司整体经营保持平稳。”5月8日,面对并未消散的疫情危机,“光伏逆变器龙头”阳光电源(300274.SZ)的掌舵者曹仁贤在2019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上如是表示。2019年,在曹仁贤的带领下,阳光...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张英英吴可仲北京报道

“公司整体经营保持平稳。”5月8日,面对并未消散的疫情危机,“光伏逆变器龙头”阳光电源(300274.SZ)的掌舵者曹仁贤在2019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上如是表示。

2019年,在曹仁贤的带领下,阳光电源营收突破130亿元大关,摆脱了“增收不增利”的怪圈。不过,进入2020年第一季度,阳光电源难敌疫情冲击,其业绩又瞬间“变脸”,营收、净利润双双下滑。

阳光电源方面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的影响是有的,公司做出了一系列积极应对措施,整体可控。目前国内产业链都已复工,疫情可能影响全球的装机容量,影响程度取决于疫情的发展情况。

如今,海外疫情形势仍然严峻,在竞争对手环伺之下,如何稳健扩展电站业务、抢占逆变器市场份额、降低海外市场影响,这都是阳光电源在2020年面临的重要挑战。而在远方,曹仁贤的“风光储电氢”能源版图设想也将迎接不少考验。

电站业务扩张隐忧

阳光电源2020年一季度业绩受挫,主要是因为电站系统集成业务受疫情影响较大。

光伏逆变器是曹仁贤的发家业务,也是他的“命根子”。不过,如今他似乎更“偏爱”电站系统集成业务。

2012~2013年,逆变器市场刚刚经历一次洗牌,不少国外品牌纷纷退出中国,而国内企业之间的价格战厮杀又扑面而来。不久,国内光伏标杆电价上网政策应运而生,市场快车道开启。

彼时,阳光电源在传统逆变器业务基础上,开始转战电站系统集成业务,一方面扩大逆变器市场份额,与其他竞争对手之间筑起一道屏障;另一方面借势增厚营收。

2014年,阳光电源的电站系统集成业务营收开始超过逆变器,随后一路狂飙突进,并于2019年营收占比突破60%,接近80亿元。

事实上,2019年国内光伏市场景气度并不高,全球新增光伏装机30.11GW,同比下滑31.6%。但阳光电源在项目开发上却大举挺进,并于2019年拿下超2400MW的竞价和平价项目,规模位居民企之首。

“很多人看不上电站业务,实质上这是一个很好的业务。”2月24日,曹仁贤曾公开表示。

据了解,阳光电源的电站集成业务模式主要包括EPC和BT两种,收益来源包括逆变器销售、EPC、项目公司股权转让等。曹仁贤认为,把电站作为资产运营出售是行不通的,一定要把它作为一个产品来运营,要制定全生命周期的解决方案,其核心是上游项目开发和下游战略客户的培育,这种商业模式决定了(业务)可持续性。

不过,受疫情影响,阳光电源2020年一季度的日子并不好过。报告期内,其实现营收18.47亿元,同比下降16.78%;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0亿元,同比下降6.83%。而业绩受挫主要是因为阳光电源的电站系统集成业务受疫情影响较大。

目前,国内市场仍充满了不确定性和竞争力。近期,晶科能源首席营销官苗根表示,国内需求预计每一季度会逐季回升,全年预测在30~35GW之间。这一数字并不乐观,因为这包含了2019年超10GW的遗留项目。

此外,竞争对手更加多而集中,价格快速下跌,使企业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中国电建的市场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地面电站EPC价格有的已降至2.9元/瓦,竞争者较多,疫情后都要吃饭。”

疫情之下,确保现金流流畅、电站稳健投资,或许也是曹仁贤忧虑的。记者注意到,近几年,阳光电源基本每年前三季度经营活动现金流为负,年底才能“转正”,且应收账款持续高悬。

2016~2019年,阳光电源应收账款从37.63亿元攀升至66.72亿元,占营业收入约51.31%~62.67%。截至2019年12月底,其坏账准备8.86亿元。

因应收账款问题,阳光电源与客户对簿公堂。2019年财报显示,阳光电源涉及超百起重大诉讼、仲裁事项,其中涉及向客户追讨欠款、投资款或货款的官司占比为70%左右。其中,山东曹县光伏项目纠纷涉及约5.89亿元。

阳光电源方面向记者表示,公司应收账款的增长,与收入规模不断扩大有关。公司一直坚持稳健经营风格,通过加强项目管理、加强客户信用管理、严格按照会计准则计提坏账准备等,确保经营风险可控。

海外业务增长承压

阳光电源的储能业务广泛应用于德国、英国、日本、北美、澳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这些地区不少为疫情“重灾区”。

长期以来,倚重国内市场的阳光电源保持了业绩增长,但略有“跛脚”的海外市场始终是曹仁贤的一块心病。

2019年之前,阳光电源国内业务营收占比超85%,而海外市场则不及15%。尤其2018年,行业遭遇“5·31”危机,阳光电源开始陷入“增收不增利”的泥潭,而同为A股光伏龙头的电池组件企业隆基股份、通威股份等却保持了不错增长。

曹仁贤曾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自我反思,“海外市场收入至少要占到公司总收入的40%,这样才能够真正地抵抗各种各样的风险。公司的目标是,用5年时间,让海外收入占比达到40%。”

2019年,曹仁贤针对海外市场一番“指点江山”,加大销售人员布局,最终实现海外营收占比25.16%,同比增长136.77%。

可以说,这一成绩正在向曹仁贤设定的目标逼近。但未曾料到,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却席卷而来。

光伏逆变器企业锦浪科技(300763.SZ)在谈及二季度海外疫情影响时表示,疫情发生后,全球光伏市场面临供应链短缺、原材料价格上涨、物流受限以及需求削减等问题。若国外疫情持续发酵,将给公司中短期经营业绩带来严峻挑战。

事实上,受波及的可能还有阳光电源的储能等业务。

2019年,阳光电源储能业务收入同比增长41%,储能PCS与系统集成业务竞争力突出,其中海外储能占据了较大比例。据报道,阳光电源副总裁兼阳光电源光储事业部副总裁吴家貌曾公开表示,阳光电源光储业务国际化程度非常高,3/4的营收是来自于国际业务。

据悉,阳光电源的储能业务广泛应用于德国、英国、日本、北美、澳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这些地区不少为疫情“重灾区”。

而曹仁贤重视海外业务的原因还在于,它直接关系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

记者注意到,2019年,阳光电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上升1271.29%,其原因就是海外销售占比提升,销售回款能力大幅度提升,销售活动收到的现金流大幅度增加。

对于疫情对海外业务的影响,曹仁贤在2019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上表示,“海外一些业主项目受疫情影响虽有延期,但订单未取消,再加上海外订单存在数月的提前期,公司整体经营保持平稳。”

“圈地”再扩新版图?

可再生能源制氢还要面临来自可再生能源成本、储氢、运氢、加氢和终端需求等多方面的挑战。

引人注意的是,就在2020年疫情等诸多不利因素冲击下,曹仁贤铺开了一张未来的能源新版图。

“风光储电氢业务组合,全面构建新能源生态;发储用控各产业环节,努力实现新能源闭环。”阳光电源在2019年报里提出了新“蓝图”。

阳光电源在氢能领域的布局主要是可再生能源制氢。据了解,目前氢气的主要生产方式包括化石能源制氢、电解水制氢、工业副产氢和可再生能源制氢等,而我国氢气来源主要为化石能源制氢。

公开信息显示,3月3日,阳光电源32.4亿元投资吉林省榆树市人民政府风电及制氢综合示范项目,总装机量400MW,其中示范制氢10MW。

不仅如此,在2019年氢能被追捧至“风口”之时,阳光电源便正式成立了氢能事业部,并接连开始一系列布局动作。

2019年7月,阳光电源在山西签订了300MW光伏、50MW制氢综合示范项目,后于2019年9月又举行200MW光伏项目(一期)开工暨二期500MW光伏制氢项目签约仪式。

“风光储结合起来制氢可以使电解设备利用率大幅度提高,有利于大幅度降低制氢成本。”曹仁贤公开表示,风光储氢一体布局一方面促进阳光电源现有电站的开发,起到协同作用,也可为可再生能源消纳寻找出路;另一方面,希望在氢能示范项目上找到突破口。

然而,一位逆变器企业高管告诉本报记者,“目前一些地区对于氢能产业比较支持,阳光电源运用光伏制氢的概念,希望拿到更多光伏项目。以(氢能)产业换项目,可以节省开发成本。”

但阳光电源方面向记者否认了上述观点,并表示,任何一项新技术从尝试到大规模应用,为市场接受,都需要漫长持续的投入和坚持。公司推进可再生能源制氢,用清洁能源生产清洁能源,可以打通真正的没有碳排放的绿色循环,并可以有效消纳光伏和风电。

不过,目前氢能及燃料电池行业仍处于商业化导入阶段。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期来看,可再生能源制氢是一种更具市场潜力,也更环保的制氢方式。不过,目前受制于制氢成本偏高及整个氢能产业链发展不成熟,可再生制氢还要面临来自可再生能源成本、储氢、运氢、加氢和终端需求等多方面的挑战。

刘坚认为,通过消纳可再生能源弃电可以明显降低电解水制氢成本,但该模式会受弃电率等不确定因素影响。

曹仁贤则表示,“任何优秀产品的研发成熟都需要较长的时间,目前公司可再生能源制氢还正处于技术研发和项目示范研究阶段,收入贡献进展要看市场发展情况。”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