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能源革命时代的佼佼者——阳光电源|品质公司

2022-10-23 12:10:12 639

摘要:国内即将迎来“十四五规划绿色发展”的开局之年,这对于清洁能源行业无疑是重大的政策利好。出品|每日财报作者|刘阳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任育之10日在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主办的“2020中国光伏行业年度大会”上表示,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和能源局正在...

国内即将迎来“十四五规划绿色发展”的开局之年,这对于清洁能源行业无疑是重大的政策利好。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刘阳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任育之10日在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主办的“2020中国光伏行业年度大会”上表示,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和能源局正在测算“十四五”“十五五”时期光伏发电的目标,从目前的发展情况看,“十四五”的光伏发电需求将远高于“十三五”。受到这一消息的刺激,光伏概念又火了一把。

事实上,二级市场上的光伏板块在今年已经历经了多次拉抬上升,整个板块上涨了70%左右,最疯狂的一次就是国庆节之后,在光伏玻璃景气度飙升和政策面的共同刺激下,A股光伏概念上演了涨停潮。

之前《每日财报》撰文对行业进行介绍,今天重点对光伏逆变器龙头阳光电源进行剖析。

新能源革命时代:传统能源向下,清洁能源向上

改革开放之后,伴随着经济总量的持续攀升,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第一大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1978年,国内的能源生产总量仅为6.3亿吨标准煤,但到了2019年就达到了39.7亿吨标准煤。回顾过去几十年的能源消费结构,随着世界范围内对于环保问题的日益重视和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逐步走向清洁化是能源革命的必由之路。

“十四五规划”对“绿色发展”理念浓墨重彩,而“能源革命”也成为产业升级三大着力点之一,绿色能源在未来长时间内都会是国家战略规划的重要方向。

事实上,不只是中国正在推行绿色能源,全球范围内都极其重视这一问题,欧盟就多次出台减排目标政策,在此之前,欧盟2030年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为40%,2018年,欧委会提出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长期愿景,并在2020年3月以立法形式确立其为政治目标。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则在竞选初期就提出了2万亿美元的“清洁能源计划”,并提出将电力行业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的战略。

只有新能源的发电成本越来越低,其替代的驱动力也才会越来越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清洁能源的代表是光伏和风电,二者基本呈现两翼齐飞的局面,但光伏在近两年的热度明显提升,背后的根本原因就是成本的下降。技术进步推动光伏度电成本快速下降,2009年至2019年十年间下降了89%,目前已经降至40美分每千瓦时,是所有能源当中成本最低的一种。2011年,国内光伏的标杆电价在 1.15 元/千瓦时,2020 年竞价项目的加权平均电价为0.372元/千瓦时,较2011年下降0.778元/千瓦时,降幅高达67.7%。

2019年是光伏行业的转折点,在此之前,光伏度电成本高于火电,各国为了刺激光伏发展而出台补贴政策,然而政策具有变动性,光伏也随着政策的变动呈现大幅波动特征,光伏之前具有较强的周期属性。

随着光伏进入平价时代,补贴政策会逐渐退出,光伏将进入市场化主导的模式,在政策的催化下,稳定而快速增长的时代即将到来。兴业证券预计今年全球光伏新装机量为122GW,2025年将增至368GW,未来五年复合年化增长速度高达25%。

阳光电源在变革中求发展、谋布局

阳光电源成立于1997年,2011年在深交所上市。公司的业务还是比较多元的,主要分为四部分:逆变器(组串式60%、集中式40%)、EPC、储能和其他。2020 年前三季度,公司累计实现营收119.09亿元,同比增长65.77%,归母净利 11.95 亿,同比增长115.61%,创五年来历史新高。

展开来看,目前盈利的大头还是来自于逆变器和EPC两个业务,分别贡献了43%和40%的利润,EPC业务贡献了50-60%的营收,但是其毛利并不高,占比只有15%—20%。,2013年开始,阳光电源的逆变器出货量和市占率就一直保持全球第二位,截至 2020年6月底累计装机突破120GW,是行业内唯一覆盖四种逆变器的企业,名副其实的逆变器行业龙头。

同时,公司依托逆变器产品逐步向下游工程及运营延伸,2013年开始拓展电站业务,目前市场份额已迅速提升至全球第二,2014年与三星SDI合资建厂开始进军储能电池与电源业务,2016年之后储能系统装机稳居全国第一,已成为全国排名前五的锂电储能制造商。

通过介绍大家也可以得知,阳光电源最重要的产品还是逆变器。光伏电池板经过阳光照射后会发出直流电,在并入电网之前,逆变器要将直流电变成交流电,这便是逆变器的价值和作用。光伏组件的使用年限约25到30年,但逆变器的使用年限只有10到15年,全球光伏行业在十五年前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去年底需要更换的逆变器大概21GW,机构预计2024年将有176GW的逆变器使用超过十年,这是非常可观的新增需求,作为国内逆变器龙头,阳光电源未来的成长空间可谓非常之广。

华为、阳光电源、SMA是业界公认的光伏逆变器三大龙头,以2019年的数据来看,其市占率分别在22%、13%、8%。2010年,华为开始组建光伏逆变器产品线,正式宣布进入逆变器市场,2014年就追赶上阳光电源,并在2015年超过阳光电源登顶,成为全球光伏逆变器出口量第一的公司,华为的实力还是有目共睹的。

但最近两年,华为逆变器业务竞争力有所下降,一方面是人员和管理层的分化,另一方面华为的业务管理更规范,纳入正式管理机制之后在研发上投入上减弱了。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打压,客观上对华为造成了一些影响,华为的美国市场也已退出2年,市场在逐步地收缩,这为阳光电源提供了抢占市场的机会。

光伏逆变器的技术门槛并没有多高,最主要的是要具备成本优势,东吴证券在研究报告中指出,我国光伏逆变器的售价低于国外售价50%左右,这极大的提高了本土企业的竞争力。

关于这一点,从阳光电源的销售区域结构上也可以发现,2017年—2019年,公司逆变器的国外出货量分别为3.3GW、4.8 GW、9 GW,逐年大幅攀升,而同期国内出货量分别为13.2 GW、11.9 GW、8.1 GW,这本质上还是由利益决定的,2019年,阳光电源国内市场的毛利率为18.18%,而海外市场的毛利率却高达40.56%。阳光电源的战略布局并没有什么错,一方面可以趁机抢占部分海外市场,同时还能获得高收益,但也要谨防西方国家的封锁和围堵,国内市场是不能丢的。

与光伏产业链的其他环节相比,光伏EPC环节市场格局相对分散,EPC供应商 CR3仅为5.8%、CR30为21%,市场呈现明显的碎片化。但随着度电成本持续降低、组件成本降幅趋缓的情况下,光伏EPC对于企业的成本控制、质量管理和垫资能力的要求不断较高,缺乏产品实力和融资能力的EPC供应商将会逐渐被淘汰,行业集中度将不断提升。从HIS发布的2019年全球光伏EPC和集成商排名来看,前十家企业中四家为中国企业,其中中国电建、阳光电源的新增安装量分列全球第一、二名。而且电站集成业务正处于成长期,阳光电源计划每年保持30%左右的增长,争取在3-5年内做到EPC全球龙头。

受疫情影响,光伏逆变器行业市场的集中度逐季度提高,洗牌加速、强者恒强成为行业当前主旋律,作为全球逆变器龙头,阳光电源的光伏逆变器业务海外开始大步扩张,与此同时,国内即将迎来“十四五规划绿色发展”的开局之年,这对于清洁能源行业无疑是重大的政策利好,阳光电源的未来依旧可期。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